將這篇文章推薦給好友將這篇文章推薦給好友

標題: 2019年APEC區域趨勢分析研究報告
內容: APEC政策支援小組(PSU)於2019年11月提出區域趨勢分析研究報告,重要內容如下: 一、GDP之重要性與限制(一) GDP是衡量一個經濟體內商品和服務價值的指標,GDP與其相關概念,例如經濟成長...

驗證碼  文字驗證碼
    

2019年APEC區域趨勢分析研究報告

作者:經濟部國際貿易局-APEC小組
檢視日期:2020-02-12

APEC政策支援小組(PSU)於2019年11月提出區域趨勢分析研究報告,重要內容如下:

 

一、GDP之重要性與限制

(一) GDP是衡量一個經濟體內商品和服務價值的指標,GDP與其相關概念,例如經濟成長和生產力,是政策討論的主軸,也常被視為政府績效的指標。

(二) 與任何數據來源一樣,GDP仍有其盲點和侷限性。GDP無法全面反映出經濟體表現,不足以提供經濟生產和互動的完整資訊,也無法提供關於商品和服務的生產品質、經濟利益的分配、經濟活動的環境成本或是數位經濟重要性的資訊。

(三) 將所有經濟政策討論簡略為其對GDP成長的影響,過於簡化了複雜的經濟交互作用和影響。這種作法將所有其他經濟面向,如分配、包容性和永續性視為次於產出最大化的考慮因素。

(四) GDP的替代指標已被提出,部分被用來衡量整體經濟和其他經濟概況。但這些替代指標在經濟決策和政策討論過程未受到重視。

(五) 自2010年以來,APEC領袖一直呼籲平衡性、包容性、永續性、創新及穩定的成長,且需要發展出替代的衡量方法來追蹤進展和宣示政策成果。另外,APEC不同論壇也已對改善現有數據和開發新數據進行討論。

 

二、趨緩的成長,更大的挑戰

(一) 貿易和科技的緊張情勢及英國脫歐相關問題加劇了不確定性,隨之削弱市場信心,導致投資和消費支出減少,從而減緩全球經濟活動。

(二) 在APEC區域,外部的不確定性已轉化為一般性成長減緩,該地區從2018年1月至6月GDP增長由4.3%降至2019年1月至6月的3.6%。自2017年下半年以來,APEC地區GDP成長呈減緩趨勢。

(三) APEC經濟體在2019年上半年消費減緩,而投資成長持平下,大多數APEC經濟體淨出口都呈現負值。

(四) 在不確定性加劇的環境下,APEC將在2019-2021年期間,與全球經濟同以溫和的速度成長。貿易和科技緊張局勢持續升溫的風險仍然存在,勢必會進一步削弱全球經濟。

(五) 下行風險也可能來自財務漏洞的累積,因為在長期低利率的情況下,投資者增加了高風險活動。其他影響因素包括商業活動和消費者信心的惡化、通貨膨脹持續下降的趨勢以及對氣候變遷中長期影響的擔憂。

(六) 長期以來,各經濟體一直靠國內消費和貿易來促進成長。在過去的幾年中,APEC和全球經濟已經瞭解到在高度不確定性的情況下,這些成長動力來源可能會變得不可靠。

(七) 決策者需要在當前不確定的環境下,在維持經濟成長與管理財務狀況間取得平衡。在短期內,解決不確定性意味著回到談判桌為貿易和科技爭端立即找到解決方案。從中長期來看,各經濟體應著眼於國內消費和全球貿易以外的其他成長動力來源。

(八) 如果要從當前的全球經濟形勢中汲取教訓,那就需要經濟體在結構改革上努力,讓更廣泛的社會族群獲得經濟機會來改善個人生活,這些族群包括婦女和弱勢群體,令經濟成長使所有人受益。

 

三、總結

(一) 超越GDP

GDP長期以來被視為衡量經濟發展的重要指標,但GDP只能衡量正規經濟活動進行交易的商品和服務。這意味著GDP無法計算不受市場影響的經濟活動成本與利益,例如污染或環境惡化的影響或教育及衛生。因此國際間提出超越GDP的概念,在APEC各種論壇中,已在進行改善現有數據和開發新數據的討論,更廣泛地納入經濟成本與利益考量,以有效分析現有政策和法規對經濟體的影響。

(二) 全球經濟正面臨成長趨緩和更大挑戰

根據APEC政策支援小組研究報告,全球經貿緊張局勢從2017年下半年逐步提升,加劇經貿環境的不確定性,對投資與消費產生不利影響。長期以來,全球經濟主要依靠國內消費和貿易來推動成長,長遠來看,經濟體應著眼於多樣化的經濟動力來源,擴大社會群體的經濟參與度,包括婦女和弱勢族群,進行結構性改革,將使全球經濟邁向持續性和包容性的成長,以創造並促進新的經濟成長動力來源。

 

完整報告請至以下連結下載

https://www.apec.org/Publications/2019/11/APEC-Regional-Trends-Analysis-Counting-What-Counts

 

文章公布日期:2020-02-12